第113章 设计

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怀疑,那碗醒酒汤果然有问题!

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怀疑,那碗醒酒汤果然有问题!

他一说这话,我就知道了不对劲。

他一说这话,我就知道了不对劲。

顾正文说,“对啊,尽管你来顾家的时间不长,映兰从前也为难过你,但是她并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我听她说她也想要一个女儿,她是打心底里把你当做她女儿的。”

顾正文说,“对啊,尽管你来顾家的时间不长,映兰从前也为难过你,但是她并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我听她说她也想要一个女儿,她是打心底里把你当做她女儿的。”

我曾单纯的以为,全世界都对不起我,我秦商商经历了这人世间最残酷的事情,受尽了委屈。

我曾单纯的以为,全世界都对不起我,我秦商商经历了这人世间最残酷的事情,受尽了委屈。

我揉了揉眼睛,确保自己没有看错。

我揉了揉眼睛,确保自己没有看错。

只听大秘书说道,“她并没有整容,她是您母亲的孪生姐妹。”

只听大秘书说道,“她并没有整容,她是您母亲的孪生姐妹。”

华嫂被我这冰冷的一眼,看的四肢巨骇,倒退了两步,摇了摇头,“现在,现在还不清楚,总之她流了好多好多的血,就从您昨天跟她说话的地方跳下去的,这么高的楼梯,又是头先着的地,怕是救不回来了……”

华嫂被我这冰冷的一眼,看的四肢巨骇,倒退了两步,摇了摇头,“现在,现在还不清楚,总之她流了好多好多的血,就从您昨天跟她说话的地方跳下去的,这么高的楼梯,又是头先着的地,怕是救不回来了……”

镜子里那个女人,恍然换了另一个人一般。

镜子里那个女人,恍然换了另一个人一般。

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一脚从外面踢开。

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一脚从外面踢开。

“那么,你又会怎么对林静言?”

“那么,你又会怎么对林静言?”

我猜即使那一天,我没有躲在办公室里偷听到陆深沉跟大秘书的谈话,林静言也会想办法让我知道这件事情,从而借我的手来推陆深沉进深渊。

我猜即使那一天,我没有躲在办公室里偷听到陆深沉跟大秘书的谈话,林静言也会想办法让我知道这件事情,从而借我的手来推陆深沉进深渊。

这一夜我都没有睡着,辗转反侧脑子里都是有关于林小黎所说的那个护士的话。

这一夜我都没有睡着,辗转反侧脑子里都是有关于林小黎所说的那个护士的话。

我一愣,我竟不知,在陆深沉的心里,事情完全是这个样子的。

我一愣,我竟不知,在陆深沉的心里,事情完全是这个样子的。

可惜这样的男人,和他的办公桌一样,只能远观……

可惜这样的男人,和他的办公桌一样,只能远观……

年纪也不小了,有六十多岁。

一个年纪很大,又已经享受过富贵人生的老人,他会有怎样的弱点呢?

原本我也不知道,但依靠着梁培培,我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消息。

这个马竞的妻子去世地很早,所以他只剩下一个独身女儿。

他很疼爱这个女儿,基本上是千依百顺的。

而这个女儿,就是马竞的弱点。

我让顾以钦以自己的名义约马竞出来喝茶,因为我是作为一个外人接管顾氏基金会的,所以说整个董事会并不会有人服气我,可是顾以钦不同。

他的身份地位在那里,出来喝茶给个面子总是可以的。

马竞最终还是同意出来喝茶了,不过他把他的女儿也带了过来。

这个意思很明显,就是我跟你出来喝茶可以,但是绝对不谈公事,有家人在的地方,只适合闲聊。

我笑了笑,朝他端起一杯茶,以茶代酒,“马老,您也是顾氏基金的老元老了,我约您出来没有别的意思,只不过想要见见大家而已。”

“见见大家为什么不把所有人一起约出来呢?”马竞苍老的容颜绽开了一朵花。

这笑面虎一般的老头子,出口就很难对付。

不过没关系,我把梁培培也给一起带了过来。

“马老说笑了,我们原本就是想要认识认识您跟您心爱的女儿,大家都是年轻人,比较有话题可聊。”我一边说话,一边示意梁培培。

梁培培倒是不负所托,懂得了我的眼色,立刻自来熟地坐在他女

儿的身边。

“马小姐,我可是做娱乐记者的,您平时喜欢什么明星都可以告诉我,说不定我有独家消息哦。”

马竞的女儿原本是一脸不屑一顾,在听见梁培培自我介绍以后,双眼一亮。

只是十八岁的少女,还没有什么心机。

顿时就开始跟梁培培天南地北地聊开了,两个人聊着聊着,跟相见恨晚似得,最终互相留下了微信,用一晚上的时间变成了好姐妹。

我跟马竞也简单地聊了一下关于顾氏基金会的未来方向,大家都很聪明,绝口不提股份的事情。

这顿茶喝得很是愉快。

告别的时候,马竞的女儿依旧是依依不舍的样子。

等我们三个人回到车子里,顾以钦一脸懵逼地问我,“就这样?你搞这么大就是为了跟他喝个茶?”

我摇了摇头,转脸问梁培培,“怎么样?”

梁培培笑着说道,“搞定了,虽然表面看起来她是个乖乖女,可是我看得出来,她骨子里开放的很,这不,微信上跟我说晚上去酒吧嗨,是个喜欢玩脏辫跟嘻哈音乐的人。”

梁培培说完,神秘兮兮地朝我凑过来,问我,“商商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我一脸茫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