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之建学长求婚的事和我要离婚的事是两回事,墨不该混为一谈。

之建学长求婚的事和我要离婚的事是两回事,墨不该混为一谈。

大概是怕我脑震荡吧,其实他也不是故意的,如果我自己更小心一些,避开玩球的他们,也不会有这场无妄之灾了。

大概是怕我脑震荡吧,其实他也不是故意的,如果我自己更小心一些,避开玩球的他们,也不会有这场无妄之灾了。

你很自责?

你很自责?

我姓何,何敏,不好意思打扰妳,因为我有一些事想跟妳聊一聊,也许我要说的话妳并不相信,可是……却都是事实。

我姓何,何敏,不好意思打扰妳,因为我有一些事想跟妳聊一聊,也许我要说的话妳并不相信,可是……却都是事实。

以后再聊吧!

以后再聊吧!

那天爱摇摇头,我不在乎。

蒋丽诗点点头,我输了,我没有办法跟一个少了一只眼睛的男人在一起,除非他的钱多到我十辈子也用不完。

那不是真爱,真爱是当妳爱一个人时,不是因为容貌衣着,更不是因为那人的财富。

妳说得太深奥,我不懂也不想懂。蒋丽诗撇撇嘴。

fmxfmxfmxfmxfmxfmxfmxfmx

那天爱走进病房,坐在离尹墨最近的椅子削着水梨,是杜拉拉送来的水梨。

尹墨维持着同一个姿势看着窗外,这几天寒流来袭,窗外除了萧瑟还是萧瑟。

警方已经捉到开枪的歹徒,是一个黑社会老大,他说你害死他的孩子,我听护理长说他的老婆就是那个难产的产妇。

那天爱看了他一眼,他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。

为什么不说话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

我同意离婚。尹墨突然说道。

那天爱的手不稳的颤了一下,我不要离婚。

妳不是想要离婚吗?现在我的眼睛瞎了一只,跟废人没两样,不如现在好好说再见,免得妳以后口出恶言,对大家都没好处。

不,我要陪在你身边照顾你。

不必,我很好,妳跟在我身边反而让我心情不好,一个残障人士不能给妳任何东西,我的所有附加价值已经不见了,妳还是走吧,冯之建、何驭都比我好不知多少倍。

为什么要这样自暴自弃?失去一只眼睛的你和一般人没有不同,你还是那个擅于控制全局的尹墨。她放下削了一半的水梨,不顾一切的扑进他怀里,紧紧的抱着他。

走开!他不为所动。

不走,就是因为你这样我才更不能离开你。

抱歉,我不接受。他冷血的说。

她摇着头,不要……不要对我说抱歉。

他抓住她的肩头,定定的审视着她;她的心思散乱,两人之间不曾有过如此暧昧的姿势,他的目光像火一般的烧灼着她。

他受伤的这段时间里,她是他最贴身的照顾者,亲近到服侍他如厕、盥洗……

她完全不假他人之手,从最初的不自在到适应得很好,就像他们之间不曾有过任何隔阂。

奇怪的是,鲍安妮只来过一次医院,一听见尹墨的一只眼睛恐怕会失明,她就像人间蒸一样不再出现。

有些女人重视男人权势的程度出一般人的预期,鲍安妮正是这种人,她不能容忍她的男人少了一只眼睛,并且失去社会地位。

而尹墨现在的病情却是个未知数,能不能保有医生的地位?能不能满足她的虚荣心?这都是鲍安妮不想冒的险。

突地,尹墨低头锁住她的唇,身为经验丰富的男人,他完全懂得如何挑起女人的欲望,他吮舔着,极致的挑逗着她的感官。

她的脑袋完全不能思考,酥胸不知何时被他侵入,他的手指纤活灵巧,抚弄着雪白细致的胸脯。

他将她往自己的身上揽得更近,她的身子彷佛明白主人的意愿,自动展现最美好的反应,不住地往前蠕动。

他将她抱起,伤后的他体力尚未完全恢复,不过身轻如燕的她并未成为负担;他重重的吻着她,直到她几乎要喘不过气。

两唇终于分开,他强压住体内的澎湃激情,粗嗄的嗓音几乎要说不出话。如果我想,我可以在这张床上占有妳。

可是你并不想。她掩住情欲勃勃的酡红娇容。

没错,我不想,我想得到妳就一定会得到妳,但我不想。他的嘴角勾出一道奇怪的线条,好像他也不想把她推开似的。

那天爱羞惭的滑下床,将衣裳整理好,这就是自取其辱吧,他还是不要她,刚才只不过是故意逗弄她罢了。

很抱歉,我想妳还是不适合我。尹墨冷地说。

她点点头,我明白,你说过你对良家妇女没兴趣,你喜欢的是欢场里的女人。

妳知道就好,妳走吧,我以后都不要再见到妳。他一次又一次的想把她赶走,因为他不要她一辈子跟在他身边伺候他。

不要赶我走,让我留在你身边。她可怜的哀求。

尹墨冷笑,妳真是厚脸皮,我不爱妳,妳还赖在我身边做什么?

他故意拿话激她,一个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男人说他不爱她。

你不爱我不要紧,我爱你就够了。

妳走吧,再不走我要叫警卫赶人了,这是我的地盘,妳不要在这里撒野。

我知道你是因为眼睛的伤才会说出这番话,你是要让我知难而退对不对?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。

妳这女人怎么说不通?我还以为妳的智商不低的,怎么,我已经大声赶人了,妳还是不走?他嘲弄的说。

我不会走的,不论你说什么,我都不会走。她也有固执的一面。

妳若是不走,那么我走好了。他作势要下床。

对他没辙的她只能哭着跑出病房,正巧与杨鹏程擦身而过。

fmxfmxfmxfmxfmxfmxfmxfmx

杨鹏程皱了一下眉,你的脾气越来越大,把老婆都气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