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为什么?她仰问道。

为什么?她仰问道。

那天爱拉开椅子坐下,动手将果酱涂抹在面包上头,顺便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。

那天爱拉开椅子坐下,动手将果酱涂抹在面包上头,顺便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。

只要你和天爱离婚,就能解决我的问题。冯之建直截了当的要求。

只要你和天爱离婚,就能解决我的问题。冯之建直截了当的要求。

看完电影,说真格的,她一点放松的感觉也没有,心情反而更形沉重。

看完电影,说真格的,她一点放松的感觉也没有,心情反而更形沉重。

墨不必这样,依他的身分地位,自尊心不是问题,我也不会到处去说。

很简单,面子问题啦,只是那个鲍安妮这下肯定会气得跳脚,嘻嘻,这么说冯之建还帮了妳的忙,让妳保住了婚姻。

我不要这个婚姻了,是真心不要的,我要离婚,不是一时的情绪,我累了,心累了,想换个环境,什么烦恼都没有。

最近,她常常觉得累,因为这个婚姻让她未老心先衰。

妳要离婚?我以为妳只是虚张声势而已。杜拉拉有些吃惊。

那天爱点点头,是真的,可我想不透墨为什么不肯答应。

妳离婚后是不是要嫁给冯之建?

不是,我和之建学长不可能在一起,他对我好我心领,可是感谢一个人却不一定要和他结婚,我想出国进修教育硕士学位。那天爱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杜拉拉务实的说:有时候计画赶不上变化,妳还是先不要做这么多计画,如果尹墨不肯放手,妳是去不成的,除非妳什么都不管,一走了之。

我会评估情况再说。

冯之建一定以为是我影响了妳,他对我有很深的误会,上次那件事他还是不肯相信我对不对?他以为是我造的谣。

那天爱点点头,他说妳退了他公司的货还到处说一些不好听的话,我知道妳不可能做这种事,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来的。

退掉钻石是因为我正好缺钱,并不是真的觉得他公司的东西不好,可能是我去退货时为了让东西好退一点,所以说了一些狠话,小小批评一下他公司的东西,可是我并没有到处张扬啊,怎么会变成是我在造谣?我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杜拉拉无奈的说。

走进弯曲的小巷,这一带的生活环境并不好,全是屋龄三、四十年的旧房子,十分破落陈旧,听说政府有意拆屋重建。

何驭住在这种地方啊,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。杜拉拉四处张望。

这里是老社区,我想何驭一定是在这里出生长大,二十多年来不曾离开过这个地方,所以有了很深的感情。

杜拉拉不接话,她是一个务实的女人,看一些事忍不住往现实层面看,她不是一定要看重男人的财力,但若要她跟着另一半挨穷,三餐不继,那是绝不可能的。

两人依着何驭给的地址找到他家,是一幢狭窄的小公寓,楼梯间全摆满东西,像是一个小型仓库,按了门钤,何驭来开门,请两人人内。

我家不好找吧?他随口问。

是不好找,巷子小到不行,还弯弯曲曲的,你应该出来接我们才对。杜拉拉忍不住说出第一手的感觉,她不想说谎,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,一点也不想隐瞒。

我知道妳会埋怨,所以希望天爱别约妳来,不过既然妳来了,我也不好下逐客令,我没出去接妳们是因为我母亲不擅长厨艺,所以我留下来帮忙。何驭也实话实说。

阿驭,你的女朋友来啦?何母从厨房走出来。

那天爱和何母同时一惊。

何母先尖叫出声,怎么会是妳?妳不是结婚了吗?怎会是我儿子的女朋友?

何敏女士。那天爱惊讶得张大嘴巴。

妳们认识?杜拉拉看着眼前夸张的一幕,像极了电视肥皂剧。

我不是何驭的女朋友。那天爱先对何敏的疑问提出解释。

不是女朋友那妳到我家来做什么?何敏警戒的看着那天爱。

是妳儿子请我们来的,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,我们不好意思拒绝他只好来啰。杜拉拉耸耸肩,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
何敏将手上的抹布一丢,围裙一脱,生气的说:妳走吧,我们家不欢迎妳们,阿驭也没有妳们这样的朋友。

何驭拉了一下母亲,妈,妳怎么了?她们是我的朋友。

你跟我说你要请你的女朋友回家吃饭、让我看看,你倒是说说看,她们谁是你的女朋友?何敏有些恼羞成怒。

那天爱大概知道何敏的心态,她是不想让儿子现她开口向人借钱的事,所以才会反应这么激烈。

如果何敏是尹墨的生母,那么何驭就是尹墨同母异父的弟弟。

那天爱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伯母,您不必这么激动,我什么都不会说,除非由您自己来告诉何驭。

谁是妳的伯母,我跟妳一点也不熟,妳不要乱认亲。何敏立刻撇清关系。

那天爱深吸一口气,带晋理解的口吻说:何女上,不论妳是为了什么原因反应这么激烈,我都不介意,我只希望妳不要忘了妳的承诺。

何驭看着母亲,狐疑地问:妈,妳为什么会认识天爱?

谁说我认识她?何敏心虚的闪躲何驭的目光。

何驭干脆直接逼问:妳是不又跟人家借了钱?

你瞎说什么,我怎么会跟她借钱?我又不认识她,再说我自己有钱,你也开始赚钱了,我不缺钱,不信你问她?何敏指了指那天爱。

何女士,我没法帮着妳骗人,妳最好说实话。

妈,妳怎么可以跟天爱借钱,妳又编了什么谎骗人家?妳说过妳不再骗人,妳说我一出社会赚钱妳就会好好做人,为什么要让我丢这个脸?妳知道天爱对我的重要性吗?妳到底是怎么骗人的?妳怎么可以不管我这个儿子要不要做人?何驭受伤的问。

不是的,我没有故意要骗人,我有我的苦衷。何敏见儿子不谅解:心急如焚。

妳会有什么苦衷?又是为了那个人对不对?何驭不客气的说。

何敏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那天爱,妳向我儿子说清楚,我没有跟妳借钱对不对?

对不起,我不能撒这个谎,因为我也很想知道真相,您跟我说的那些事到底是不是真的?那天爱这才现,或许何敏骗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