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他说出心情不好的原因:今天有个产妇难产,胎儿没能保住。

他说出心情不好的原因:今天有个产妇难产,胎儿没能保住。

女人四处张望,眼里满是惊叹,我这一辈子从来不曾置身如此华丽富贵的屋子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,看来尹墨真是有钱人。

女人四处张望,眼里满是惊叹,我这一辈子从来不曾置身如此华丽富贵的屋子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,看来尹墨真是有钱人。

言归正传,来谈谈这本小说吧

言归正传,来谈谈这本小说吧

你不是不喝咖啡。她不解地问。

给妳喝的,我没要喝。

那天爱拉开椅子坐下,动手将果酱涂抹在面包上头,顺便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。

她忽然说:谢谢你,你吃过了吗?

不必谢我,早餐不是我准备的,我弄不来那些东西,我请了一位阿嫂来帮忙,她姓胡。妳以后不必自己下厨,想吃什么都可以告诉她。她说她什么菜都会做,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,一会儿她买菜回来后,妳可以考考她。

那天爱停下啜饮咖啡的动作。为什么要特地请个人替我做菜?

尹墨看了她一眼,眼底闪过幽深的光芒,安妮那里也有个替她打扫做菜的阿嫂,所以我想妳这里应该也要有一个。

是因为要公平?她反而有些明白。

妳要这么说也可以,另一种说法是,我以后会比较常回来,想吃点什么不能老是麻烦妳,还有我的换洗衣物也不能老是要妳帮我清洗吧,所以我请胡嫂来为我做这些事。

只要你愿意,我可以为你做这些事。她小声的说。

他又看向她,我不喜欢麻烦人。

她不再说话,知道他会常回来,她已满足,不能再深入追问下去。

我今晚不会回来。今天医院会很忙,一大早就有大刀要开,我会在医院里睡。跟妳说这些不是因为我要改变现状,而是我不习惯女人等我。

我知道,我从不等门的。她笑了笑,今天到底是个什么好日子。

fmxfmxfmxfmxfmxfmxfmxfmx

杜拉拉甩了杨鹏程一个大耳光,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显得刺耳。

我要分手!杜拉拉大吼。

是妳说的,妳誓不会后悔?杨鹏程抚了抚脸颊。

要我后悔不如要我去死!告诉你,我真的受够你了,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你。

杨鹏程感到一头雾水,我可以知道妳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吗?在我的记忆里,我好像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妳的事。

我住院期间你死去哪里了?杜拉拉怒气冲冲的吼道。

我去日本出差啊,这是妳知道的事,因为有一些产品的代理合约要签,非去不可。

她提高音量,我生病住院,几乎要死掉,为什么你都不闻不问?

不是不闻不问,我问过尹墨,他说妳的情况不要紧,他会照顾妳,要我不必赶着回来,把工作做好比较重要。

尹墨那种无情无义、没血没泪的男人的话你也听?你可以把工作交给手下做不是吗?我是你的女朋友,你应该把我摆在第一位,而不是随随便便就把我踢到一边凉快,由此可见,你并不爱我。杜拉拉不分青红皂白的飙,也不管骂得是不是有道理,只求心里痛快。

我当然爱妳,只是这次的合约真的很重要,我不能不亲自在现场沟通,而且去的人里面只有我一个人的日文还行。

她口不择言、得理不饶人的吼道:骗肖A,不要以为我好骗,要找中日文都行的高手还不简单,花钱就一定找得到,在全世界各国都找得到,要不要我去非洲替你找一个?你一定是被日本女人迷昏头对不对?

不是这样的,我在日本忙得要命,怎么会有时间和日本女人搭在一起?

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,我要分手,我一定要分手,不跟你分手我就不叫杜拉拉,我们分手吧!

好吧,说清楚也好,不要将来后悔又要哭哭啼啼的求我复合,那就不好了。他丑话说在前头。我们分手吧,从今天开始,我们不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。

我死也不会求你的。她扮了个鬼脸。

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

fmxfmxfmxfmxfmxfmxfmxfmx

尹墨趁着一小时左右的空档时间出来赴约,才坐下来就看见杨鹏程哭丧着脸。

怎么了?被狗咬还是股票住了套房?尹墨喝了一口矿泉水。

都不是,拉拉要跟我分手。

尹墨扬了扬眉,你不想分手?

不是不想分手,是担心以后找不到更好的女朋友。杨鹏程很快接话。

尹墨笑了笑,这太奇怪了,你的女人要分手,你老兄不赶快想些挽留的办法,却在这里想着下一任女友不知有没有前任女友优秀?这会不会离谱了点?

我要你帮我介绍女朋友,拉拉以为我怎样也找不到女朋友。

你要我帮你介绍谁?他看了看手表,待会还有个手术要开。

三鼎医院最漂亮的小护士--蒋丽诗,我看她似乎对我也有点意思,你把她介绍给我,也许我可以因此把拉拉彻底忘掉,不然天爱也可以,要不你干脆跟她离婚好了,反正你也不爱她。

空气瞬间僵凝--

尹墨先是以沉默掩饰自己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,理了理思绪后才缓缓的道:你喜欢天爱?

喜欢,如果不是因为你把她娶走,我会追求她。杨鹏程淡淡一笑。

尹墨点燃一根烟,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窗外,眸里有读不出的忧郁。

他故作轻松的问:我以为你一向喜欢活泼开朗、调皮爱闹的女孩子,为什么你会喜欢天爱?你不可能会喜欢这种柔情似水、乖巧的女孩啊。

杨鹏程的眉毛轻轻蹙拢在一块,我也不懂,以前我的确喜欢爱笑爱闹的女孩,可能觉得跟那种女孩在一起比较容易得到快乐吧,可是自从我和拉拉交往之后,我有了不一样的看法,也许爱情并没有一定的标准吧,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有一个很好的理由不是吗?

所以你找不出一个理由解释你的举动?他捻熄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