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那天爱颔,开了门让女人跟她一块进门。

那天爱颔,开了门让女人跟她一块进门。

我想一定有许多人和我有同样的想法,恨不得一天只睡一个小时,可我又偏偏不是一个少量睡眠就能活得好好的人;虽不至于嗜睡,还是得睡饱才会有精神。

我想一定有许多人和我有同样的想法,恨不得一天只睡一个小时,可我又偏偏不是一个少量睡眠就能活得好好的人;虽不至于嗜睡,还是得睡饱才会有精神。

我可没你这么风流,我心里只爱天爱一人,不会三心二意。冯之建直率的说。

尹墨瞇起眼,狂傲的说:你要对我老婆表白爱意应该去我家,你来这里根本是来错地方、找错人。

我没来错地方,更没有找错人,我来这里是要请求你高抬贵手放过天爱,天爱跟着我会比跟着你快乐。

尹墨有些吃惊,冯之建与那天爱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他是知道的,只是什么时候两人勾搭上了?不,他不该为这件事烦恼,青菜萝卜各有所爱,他对那天爱没意思,并不代表别的男人不能爱她。

你跟我说这些干嘛?我又不是心理医师,不能解决你的问题。

只要你和天爱离婚,就能解决我的问题。冯之建直截了当的要求。

尹墨朗笑,有些大惊小怪的看着他,你是不是有病?那天爱是我老婆,你和我老婆搞外遇不是应该偷偷摸摸的吗?居然跑来我面前大放厥辞,你不是太大胆就是太天真。

你不爱天爱,为什么巴着她?

我巴着她不放?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巴着她不放?

尹墨顿时明白,昨日她吵着要他陪她去什么情人庙,原来是因为这个购物频道的小开。

难道不是吗?你不肯好好爱她,把她弄得苍白又憔悴却不肯跟她离婚,不是巴着不放是什么?你是一个自私的人,这一生永远不可能给天爱幸福,不如把她让给我,我可以给天爱幸福,你就行行好吧。

尹墨冷笑,是她告诉你我不放人的?

天爱什么也没说,不过我看得出来。尹墨,你在外头不只有一个女人,这是公开的事,为什么你要一直伤天爱的心?

你是谁?想来替天爱讨公道你还不配。尹墨斥道。

你只会令天爱痛苦,如果你不想照顾她,我十万个愿意对她好,你把天爱让给我吧,我爱她,这一生不可能再爱一个人像爱天爱一样了。

尹墨下逐客令,你有多爱那天爱是你的事,我没兴趣知道,还有,我尹墨是什么人,不可能不放人的,你去问问她,是谁巴着谁不放,这桩婚事是谁非要谁跳下去的,你最好一并弄清楚。

我会去问天爱,只要你不从中阻挠,一切好说。

尹墨不耐烦的吼:废话少说。

真是他妈的混蛋,到他的地盘来向他要老婆,有没有搞错啊?

fmxfmxfmxfmxfmxfmxfmxfmx

有些烦躁的情绪扰乱了一向冷静的尹墨,血液在筋脉间奔腾,一次又一次的激出身体澡处的野性,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又撞击,彷佛要把所有精力宣泄完,将所有力量注入在不断重复的动作里。

许久之后,激情才归于平静,只是……肉体已满足,精神上却是空虚的。

性对他而言,只是生活必需品,他实在找不到任何神圣的意涵。

他翻身下床,直接冲进浴室冲澡。水柱不断冲刷着他的身体,冲掉一身黏汗,合上眼,享受着这短暂的安静。

一双纤纤玉臂轻轻地从尹墨身后圈住他的腰,粉颊贴住他结实的背脊,鲍安妮满足的吁一口气,今晚又是一个美好的回忆。

能够拥着你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她如梦似幻的喃喃自语。

尹墨转过身把她整个人拥进怀里,心里有一股莫名的不舒坦,以前不曾这样的。

你瞧,你好粗暴喔,把我的身子都弄得瘀青了。她娇媚的说,其实心里甜腻极了。

他关掉水源,拉过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。

怎么了?你今天有点反常喔。鲍安妮敏感的问。

没什么,忙了一天,有些累了。说完,尹墨随即走出浴室。

鲍安妮跟在他后头,你好像特别不开心,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?

真的没什么,我没有不开心,只是累了,想歇息而已。

鲍安妮心生一种不安全感,他越是什么都不说她越是心焦;方才两人交欢时,表面上好像和以往没有不同,可她不是迟缓动物,不会不知道他体内所爆出的情绪是一种莫名的压抑,她说不出那是什么。

真的没事吗?她偎在他身旁。

他闭上眼,没事。

你肚子饿不饿?我们出去吃宵夜好不好?她温柔的邀请。

别了,我累了,再说最近狗仔追得紧,低调点好。

鲍安妮就像个小妻子,体贴地替他盖上被褥,你是不是担心她会生气?

他倏地张开眼,谁?谁会生气?

那天爱啊,不知她看见那些报导会不会生气?鲍安妮在意的问。

他坐起身,看了她一眼,不以为然地道:别问这些扫兴的问题,妳一向不会争风吃醋,今天怎么不寻常起来了?

我是不争风吃醋啊,可你今天就是不对劲,我以为你心里有事不让我知道。

尹墨伸了伸懒腰,会有什么事,不过是今天有个痴情男到我的办公室,求我把老婆让给他,如果这也算是心事的话。

有人爱上那天爱?

干嘛这么吃惊,那天爱也有几分姿色,有人喜欢也很正常。

鲍安妮偏着头不怕死的问:所以你不太高兴?

胡说什么!他站起身穿上衣服。

墨,你要去哪里?鲍安妮紧张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