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

他突然想到เ徐丽说过怀孕的事,他希望徐丽说的是真实的。可在此之前,对徐丽说怀孕的事情,他第一反应便是欺骗,是诸多女孩利用自身的优势常有的计量,当初只是想打电话给徐丽,想聊聊最近的状况,毕竟曾经爱过,没想到徐丽提到怀孕这种事情,这让他感到厌恶,是作为男人自卑无຀法言说的尊严。

由于天色逐渐昏暗,只能再次择选时辰再来,期望能ม与红壳螃蟹相遇。不料é这次出来却是最后一次,老婆被吹风下来的广告牌砸倒了,随后像着了魔似的,一直病怏怏的,走路浑身关节疼痛,只能小范围的活动筋骨。

“我要一袋,你送我两袋。”

张辉手拿着两ä盆绿萝,上下前后看着,“给我来两盆,你这里有土卖吧?”

记得爷爷说,她2๐8岁时奶奶就去世了,后来,便一直没有再娶ດ。她也听妈妈说,爷爷是真男人;她还听说到爸爸说,爷爷对奶奶愧疚,所以才没有娶ດ。说法很多种,但这些说法没办法去考证,在她还不懂爱情的时候,爷爷便去世了。

“你不能ม这样与爸爸说话,我是有对不起你的地方,可是……”

老邢双手撑着膝盖缓缓地站了起来,汗水浸湿的衣服前后粘着又松开,松垮的汗衫在身上有些大。绕过堆满杂物的茶几,又缓缓地走到白色木门前๩,在门框与墙之ใ间的缝隙中ณ拿出一把钥๓匙,几粒沙土随之蹭了出来,“咔嚓咔嚓”往右边转了两下,轻慢地推开了白色木门。

在“25”这个数字旁้边,用红笔标注着“祭຅奠”两个ฐ字。

有人回帖:动物是人类的好朋友,要正确对待小动物。

有人跟帖:事情不在于动物的本身,而在于男人好色,死的都是男人,而且是下身病毒扩散致使血管硬化死亡。

也有人转帖ຆ:死吧,人类与动物类本是一类,都死了才好。

还有人蔑视凶手,转发黏贴血腥图片,在各大论坛发表自己的观点:这事还会有人死,在x月x日,这是死亡日຅,你们等着看吧。

根据论坛注册讯息,该人被警方抓捕进行审问,当时他正在上班,bຘ市的警方直接去往谣言者的公司,让人事把此人带到เ会议室进行盘问,询问一番后,警方了解到เ他纯属个人说笑。为了以此为戒,警方对此人进行15天刑é事拘留,并处于5千元罚款。

网警警示各板块的的会员,不准在论坛随意散播谣言,否则后果自负。

社会舆论加大了事件的严å重性,市局领导为此事施ๅ加了压力,一方面要求封锁负面消เ息,其次抓紧寻找线索,给予人民群众、给予死者家属一个交代。

同事与张辉抱怨“811犬毒案”工作的繁琐性,站在窗口连续抽了两支烟,一筹莫展头发也乱糟糟的,与张辉唠叨一番后,便投入排查寻访中。随后,张辉也๣拿着资料é开车出去了,到了幸福之家小区门口,与传达室的保安老李聊了几句。

“不像,太模糊了。”老李带着眼睛看了看,“不像吧,倒也๣像。”

“你昨天电å话告诉我,说有个胖胖的身影,难道不是这个ฐ人吗?”

老李有些疑虑,看着照片咂着嘴๨。

“图片有些模糊,从这个人体型看的话,要硬说是有点像,有点像李笑的老公。”说完又摆摆手,把手放在嘴边,凑近张辉说:“这个不能乱ກ说,说错就麻烦了。”

“没事,我们会替你保密,你说像李笑的老公?”

“李笑的老公蛮胖的,但是照片太模糊了,又有点不太像。”老李泛了疑ທ。

“见他来过吗?”

“没有。”老李摇着头,“不过偶尔也会碰见。”

“你与老张聊过天吗?”

“聊过,但很少聊,不过老张有些自闭,好像自从嫖娼被抓,他就很少出门了。”老李感叹一番,“晚上,他从外面回来,我们还经常打招呼,这老人呀,说走就走了。”老李把收音机的音量调小了些,摊着手说:“人老了,儿女在身边都没用,有个贴心的老伴才是真的,总不至于嫌弃你呀。”

问完以后,张辉想着去李笑家找她老公了解一下,见天色比较晚,而且小何也没有一起过来,一个人过去多少有些不方便,出现不必要的麻烦说不清楚。他站在传达室门口左右看着,与保安老李打过招呼,转弯去了2๐3栋楼老张家。

可能是没人住或因为死过人的缘故,楼栋里外隐含着一股冷冷阴森的味道,这种味道像是好多看不见的人围在你身边,或者有一双眼睛在后面,随时伸出利爪扼住颈部ຖ。

张辉拿着手电å在死者老张的房间走着,看着照片上的地板接缝处,他用指关节敲了几下,又在别处敲了几下,声音没什么异常,虽然早已๐排除下面藏匿东西,但他还是断定老张是在这里被刀捅入,随后被人捂死拖到躺椅上的。否则这里为ฦ什么有血迹,引来苍蝇产卵。

张辉站在躺椅的位置驻步看着(老张的尸体已经搬走了,正处在停尸间保存着,待结案后送去火化),蹲下来仰面朝上,闭着眼睛睁开,闭着眼睛睁开,闭着眼睛睁开。他发觉老张在这个位置,除了每天能看到蓝色蕾丝内裤ไ,剩下的就是那幅挂在墙上的遗像。遗像的玻璃面被老张擦拭的很干净。张辉注视着遗像,感觉遗像角度有些不对,相框有点歪了。他轻微地叹了口气,走到เ遗像下注视了一会,带着手套把相框往左挪动了一下,不巧,钉ล在墙上的螺丝松了,在地上弹跳滚动,声音在静谧的房间显得格外清晰。张辉心一惊,心想这有些太不吉利了,真不应该去动这幅遗像。

嘴里默念了几句,低头寻找掉在地上的螺丝。找了好一会,才看到เ螺丝躺在摇椅的旁边,他弯腰捡起螺丝,正想把遗像安放上去时,却发现遗像的墙面有个暗槽。他拿着手电往暗槽内照了一下,里面反射影影绰绰的光影。

张辉把遗像平整的放在桌上,取出暗槽内的透明封口袋。他并不知道这是什么,好奇的又看了看反面,这是再正常不过的透明封口袋,里面装ณ着厚实一沓纸张及裁剪的报纸。他就着手电的光线,看着稿纸上的内容,越看,神情越显得紧张,眉头紧蹙“砰砰”心跳,从看到เ第一个字开始眼睛就没有离开稿纸半秒。

老张小学不到เ的文化,歪歪扭扭的字迹,描述着40่多年前๩的案件经过:一共写了两份,一份在母亲墓地前痛哭流涕๓烧了,另一份已经在张辉的手里。

“希望成家有后,让儿子或者孙子为我翻案,擦去奸杀人致死的罪名。”这段文字被红笔着重标注,并在旁边注释着,“希望成家后,让后人为ฦ我鸣冤(冤字不会写,用拼音代替),那时的凶手早已死了,但我只想要个ฐ清白,虽然那时已经没人认识我了······”注释的内容从笔迹上看,两段话语相隔了一段时间后完成的。

张辉看着袋内从报纸裁é剪ຘ及陈述的案件描述,与警局的案情登记完全不一致,而且在这罪状里看到了岳父的名字。事情的真相没人知道,张辉看了眼放在桌上的遗像:黑色的照片,羞赧的微笑有些紧张,五官秀丽一撮麻花辫

40多年前的强奸杀人案,张辉细致的看过,是当年岳父最为得意的一件事,用岳父的话说,当年新闻报道连续占了好几期版面。

张辉有些疑ທ虑稿纸上的内容真假性,但隐约觉得事情越来越复杂了,原本只不过是孤寡老人在家死了,却差ๆ点把前女友搭进去了,现在又把岳父扯进来了。事情的荒谬有些不可思议。他站在躺椅的位置,想着,如果老张4๒0多年前真是冤枉的话,唯一证人应该只有岳父了,不知道当年审理诉讼案件的律师是否还在。

张辉刚想拿出手机询问些事情时,突然听到门被打开的声音,便下意识躲了起来,暗处的张辉看到了鬼祟๱的身影。

鬼祟的身影,拿着手电å进屋左右瞄着,踮着脚步尽可能ม轻地往里走,嘴里喊着手电å打开橱柜抽屉在里面翻找着。张辉就着手电的光线,看到了鬼祟๱身影的面部ຖ轮廓。

李笑?她怎么会到เ这里来?

手电的光束在黝黑的房间显得格外明显,李笑不时地咕哝着,“在哪呢?”就在她专注寻找时,手电的光束打在了桌上的遗像,黑白呆滞无神的面容把她吓了一跳,慌忙用手抚了抚胸口,“死老太婆,吓死我了。”

她站在原地转念一想,便把手电的光速打在墙上,随着光束的移动,她看到了墙面方形的凹槽,踮着脚尖翘着头往凹槽里看着,“藏了什么。”摸黑搬过板凳,刚要站上去,张辉的手机响了。

“啊!谁?”李笑被突来的声音吓到เ了,手电å掉在了地上,光束在地上滚动,把黝黑的房间凿出了一道时光隧道般的光束。

“你在找什么?”张辉从暗角处走了出来,关掉侯经理打来的电å话,镇静且严肃的反问。

“我,我,我在,我在找,我随处看看,过来看看有什么线索ิ,案子线索。”李笑有些语无຀伦次。

张辉打开了房间的灯,黝黑的房间突然有了光亮,眼睛还没来得及适应,双手已经被反拷了。

当晚对李笑进行了审问,李笑坐在审讯椅内镇定自如地说:“老张说了我就当真了,说我老公嫖娼,而且她还说晚上看到我出去乱ກ搞,这纯属瞎编,我才不会乱搞,毕竟我在小区是有头有脸຀的人,老张这人总是记恨我,万一把事情宣扬出去了,我在小区的威信也就没有了。”

“那你在老张的房间找什么?”

“老张他说把看到的事情都写在了本子上,我找了好几天也没找到,就在刚才我看到เ凹槽的时,以为有什么东xcນ在里面,后来就被你发现了。”李笑瞠着红肿凸显的眼睛,探头斩ล钉ล截铁地说:“老张的死与我一点关系没有。”随后一脸无຀辜的样子,撇着暗紫发红的嘴唇说:“我真的就是帮助你们查找线索,我与老张又没什么怨恨,况且我也是即将要死的人了,想着能为ฦ小区做点贡献。”眼泪大颗๣的滚过脸຀颊滴落在审讯椅上。

整件事情的经过,李笑已经规划好了,针对自己้目前的身体情况,最合适的是让警方把她抓住,以扰乱警方对老公的注意力,但绝对不能自首,那样就显得过于虚假。

此前李笑与老公商量,如果自己้去自首的话,警方很容易查出癌症的事情,这样容易暴露目的性,所以她打算以找东西为借口,用这种方式迷惑警方。李笑告诉老公,万一他也被抓,一定不要承认罪行,毕竟案发现场的刀不一样,肯定是被人掉包了,而且目前๩没有任何证据。

李笑错了,她并不知道在老张皮肤上提取的指纹,也低估了警方搜查办案的能力,她有些太自以为ฦ是了,失策的李笑不知道张辉先一步找到เ的东西。张辉看着同事搜来的记事本,私下与凹槽里的信件笔迹进行核对,发现了事情并不是如李笑说的那么简单。

张辉根据了解到เ的证据,实时抓捕了犯罪嫌疑人李笑老公。

“不是,不是我老婆杀的,老张是我杀的与我老婆无关。”

在警方แ证据的逼问下,李笑老公承认了罪行,并交出了犯罪证据。而在此前,李笑一口认定只是去寻找东西,当张辉把证据呈现出来后,李笑最终改口,承认杀死老张的人是自己。

“你提供的血迹并不能ม代表人就是你杀的,你把你老公衣服上的血迹,染在自己衣服上,这点你太疏忽了。”张辉与李笑说着,“血样dnaທ配比出你老公就是凶手。”

李笑坐在椅子上显得镇定,哼笑两声摇着散乱ກ的头发,低头哭了起来,边哭边骂老公是个没脑子的人。

在幸福之ใ家小区搜查的那几天,李笑暗地观察张辉及小何的动作,随时掌握他们了解到的情况,为了能让老公摆脱罪行,她把小区监控视频๗进行部分删除,致使老公有诸多不在场的证据。而张辉在视频里所见到的模糊画面,是李笑疏忽的细节,假设她再细心一点,或许现在就不是这样的结果了。为了弥补过失,她跟踪张辉来到老张家,执行预ไ备好的方案,提前放入准备好的记事本,装作毫不知情的样子,打着手电进行翻箱倒柜地寻找,设下被抓的圈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