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

“小张你不会变通,要学会抓住机会。”张辉在家休息的时候,岳父又数落了他几句。

张辉毕竟是自己的女婿,想趁着自己้还在,把张辉的路子铺好,爬得快一些,也๣是为ฦ了女儿以后幸福着想,这年头没谁不为自己做点打算。

“有,有什么工ื作我能做的?”老张尴尬地问。

“是。”

带着不悦的心情走出小区。她想即使真的怀孕了,她有做好接纳这个ฐ孩子的心理,用自己的能力抚养一个孩子,真的这么难吗?她想证明给爸妈看,给以后有可能再见面的侯经理看:孩子是无຀辜的。走出小区的哪一步,突然听见树上的蝉叫,蝉仿佛就在耳边,可四下没有一棵树,蝉在哪里?叫声把她拉入了回忆中ณ。她想起早晨起来前的一个梦,梦中有个ฐ孩子身影,一个婴儿轮廓,漂浮在褐色的环境中吸允着手指,不时的发出一两ä声睡梦中的笑声,孩子看起来非常可爱,只不过看不清长的什么เ样子。当她伸手想去触碰抚摸的时候,突然传来一声啼哭,哭声就像是现在耳边的蝉叫。

她低着头在房间踱步,从一头走向另一头,坐在床边想着,站起来又坐下。拿过试孕棒的说明书看着,读了一遍又读了一遍,说明书捏在手上。徐丽ษ想着与侯经理房事的画面,尤其把画ฑ面定格在关键的那ว一帧。

对侯经理来说,这是天大的好事。

他突然想到เ徐丽说过怀孕的事,他希望徐丽说的是真实的。可在此之ใ前,对徐丽说怀孕的事情,他第一反应便是欺骗,是诸多女孩利ำ用自身的优势常有的计量,当初ม只是想打电话给徐丽,想聊聊最近的状况,毕竟曾经爱过,没想到เ徐丽提到怀孕这种事情,这让他感到厌恶,是作为男人自卑无຀法言说的尊严。

“你老婆还好吗?”接通电话后,徐丽第一句话便问了他的老婆是否好,这样的一句话,仿佛已经孕育了很久。

“哦……还好,还好。”侯经理被问得愣了一下,说出来的话有些结舌,“你呢,你,你最近怎么样?”

“我怀孕了。”

侯经理在电å话那头沉默良久,深深地叹了口气,“丽ษ丽,我知道没与你说分手,突然从你身边离开,对你来说很不公平,但那ว也是我们俩美好的一段……别拿怀孕这种事随便开玩笑,之所以喜欢你是因为我太了解你了,你……”

“你不相信?”

“丽ษ丽,你听我说完,我们……”

“我真的怀孕了。”面无表情地说着。

“你呀!你……我……哎……”

“……逗你玩的,我怎么可能怀孕呢。”她没想到เ侯经理是这样的反应,眼泪如豆粒般从脸຀颊上滚落。

“哎,你干嘛还开这样的玩笑,而且……”

他坐在医院旁边的咖啡吧内,选了靠近窗户的座位坐下,要了一杯美式拿铁看着窗外。炎热的夏天,炙热的阳光打着路面,路面的石子折射着光影,层层热浪舒展慵懒的身体。

侯经理回忆与徐丽的这段通话,虽然已๐经过去一段时间了,却一直在侯经理脑海ร里翻滚,如今徐丽ษ的电话无຀论怎么拨打也๣不通。此时此刻,他想确定徐丽怀孕的事情是否是真实的。

他心如乱麻,这些年不育的事情对他来说简直犹如地狱,自己患病老婆又患病,待自己้身体好些后,能为自己生孩子的女人又联系不上,看着病怏怏的老婆,内心的痛楚真不知该从何说起。

“这是您的拿铁ກ。”

“嗯。”按照ั以往的态度,他最起码会说一声谢谢,心情低落烦躁,说话都觉得费尽。看着桌上白色杯子里盛满褐ຈ色的咖啡,抿了一口,咖啡的苦涩填满了味觉。

放下杯子哀叹了一声,继续把视线交给了窗外。

对于离开徐丽这件事情,他还是觉得有些懊恼。当初ม徐丽的冷俊、麻花辫、不苟言笑的神情深深吸引了他,越是这样,他越觉得对不住徐丽。他不想因为自己的身体问题,再去伤害爱爱他的女人,为了摆脱๳不可避免的挣扎,他采取以“恨”的方式与徐丽分手。

那天晚上因为走路快慢的问题拌了几句嘴๨,原本以为这样可以解决分手的事情,省得后面出现差错,没想到徐丽与他拌了嘴๨,乖巧的与他撒娇。在侯经理陷入了两难时,来到酒店打开房门,“吱……”。

手机放在了床头柜,徐丽一个人待在房间,在手机响之前๩进了洗手间洗澡,故意把门锁上。他要让徐丽ษ接了安排好的电å话,以借此发脾气,让徐丽生气走出酒店。一切正如他所料é想的那样,一怔吵闹后,徐丽摔门走出酒店。随后他便一直跟在徐丽ษ的后面,远远地看着她独自走在路上。看着徐丽ษ坐在酒吧喝酒,一杯杯、一瓶瓶的把酒灌入胃里。看着徐丽伤心的样子,让他有些心软了,几次想冲过去抱住徐丽,告诉她永远不会离开,更不会让她生气,告诉她这是设下的骗局。

最终,他还是没迈出这一步。

现实是残酷的,他做不到男人应有的能ม力,更对不住为他付出的老婆,他做不到这么เ一直背叛下去。侯经理知道,如果与徐丽在一起的话,必然要与老婆离婚才可以。

可是,自己的情况……

当晚,他坐在酒吧暗角处,看着徐丽在饮泣中ณ不断ษ的喝酒,直至徐丽ษ因为ฦ酒力不支趴在吧台,他才上前๩抱住徐丽,把她送回了房间,留了便条,当晚就离开了aທ市

回台湾静养一段时间后,医生告诉他,病情属于“真性无精子症”,是有机会怀孕的。侯经理这才想起徐丽ษ说过怀孕的事情,他打算与徐丽商量一下,孩子归他抚养。

他想,与徐丽ษ再次确认一下,如果怀孕的事情是真实的,打算再与老婆坦白此事。

处在自私幻想中的侯经理,觉得很多人都在为他着想。他并不知道a市的徐丽ษ经历了什么,并不知道被欺骗后的心理扭曲。当他再次拨打电话时,徐丽已经换了号码,几乎不与外界有任何联系了。

事情的转变太戏剧化了,简直就像捉迷藏的游戏。询问aທ市๦的公司,也没人给他确定的答复。

“不知道?”

“公司有谁与她有联系吗?”

“不知道,好像没有。”

“最后一次打电话来是什么เ时候?”

“不知道,不是我接的。”

“接电å话的那个人是谁?”

“你不是也离职了吗?问这么เ多有什么事情?”

关于个人讯息公司不太方便透露,侯经理这才专程来了a市。

来到当初ม住过的出租屋,发现徐丽早已不在这里了,屋内已经住了一堆恩爱的情侣。在他们同意的情况下,侯经理站在门口往里看了看,房屋的格局与程设已๐不是以前的那ว样,柜子上的书籍、沙发上的物品、茶几上一起养的绿萝都没有了,找不到与他们有关的任何痕迹。

“你们知道她搬哪去了吗?”

“不知道。”

“你们知道他什么时候搬走的吗?”

“不知道。”

“你们……”

“你到底是谁?”

此时的侯经理才觉得,是自己้自私导致真正的失去了心爱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