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

在处理了两人风尘仆仆的小问题๤后,lee和斯内普决定到เ酒店楼下的餐厅吃点东西,消磨点时间。吃西餐的时候斯内普惊讶于lee非常良好的礼仪,虽然达不到优雅,但是看起来十分赏心悦目。并不像隔壁桌的巨เ怪,一男一女极力保持餐具的安静,但是很显然,一点都不成功,这从餐厅里其他人频频๗望向他们的不满眼光中ณ可以看出。更不要说他们带了两ä个像曼德拉草一样吵闹的小巨怪,正在餐厅里四处乱奔。小孩子特有的尖锐嗓音让原本优美的钢琴演奏黯然失色。【又是两个新的词语,巨怪和曼德拉草,那该死的是什么เ愚蠢的生物?】

lee和斯内普的行程非常宽松,所以第一天的晚上,两人吃完饭只是出门散了散步就回房间睡了。没有人在炎热的沙漠里在车里呆了好几个小时后还有力去继续浪ฐ费晚上的休息时间。第一天晚上,两人的睡眠质量都不错,只有斯内普在入睡时有点困难,也许是因为白天在车上水果一会儿,也许是因为一个手臂远的地方แ睡着一个女。

第二天的白天,lee带着斯ั内普到处观光,lee在小贩手里买຀了一本观光手册,附有地图。其实对于景点的介绍,手册上都有写。但是lee还是乐่此不疲的在每一个ฐ景点都跟在别人的旅行团身后,听导游们千篇一律的介绍。这让被迫跟从的斯ั内普觉得有些丢脸,但是lee坚持那是资源充分利用。当然,在导游介绍了某家专卖纪念品的店之后,lee就会果断带着斯ั内普离开。关于纪念品,她似乎更喜欢可以用很久的东西。比起导游介绍的东西,lee更喜欢自己้慢慢逛街买东西。在观光的时候,两ä个ฐ人有看到彩街头魔术的表演,原本斯内普被那个ฐ一头乱发的魔术师๲选中当助手,但在lee在斯内普耳边轻轻问了一句:“你也是魔术师吗?我觉得你比他更厉害。”后,斯内普转身就走出人群,丝毫不管尴尬的魔术师和有些不知错在哪里的茫然的lee。斯内普小声的咒骂:“你怎么เ敢把我和那些玩弄手法,欺骗世人眼球的混蛋相提并论。虽然你的最后一句勉强算是夸奖,但是我一点都不为ฦ此感到高兴。哼!”

晚上的时候,在斯内普的提醒下,lee终于想起还要去见伊莲的情人。于是斯内普此生第一次跨进赌场。

lee挎着斯内普的手臂走进那家叫做“伊莲”的赌场。招牌并不大的赌场,内部ຖ很宽敞,已经有不少人在牌桌或者老虎机前卖弄自己的赌技或是运气。由于两个人都不于赌博这件不能ม算是正事的娱乐,所以lee做主,选了轮盘这个比较简单的游戏,可以选择押数字,颜๨色,可以投注多个号码。换了一些不同面额的筹码回来,让第一次玩的斯内普投注。斯内普面无຀表情地只选了红色的7,桌上的其他人都投了几个号码,对于斯内普这样新า手表示ิ不屑一顾。荷官把小球放入轮盘,然后动手将轮盘转起来。飞快滚动的的小球最后落进红色7的凹槽中。其他投注的人依然对于这个运气不错的年轻人不在意,直到เ十五分钟后斯内普依然每次只选一个号码,但是每次小球依然准确的落入斯内普选的凹槽中,lee面前的筹码堆得有些高,她正在努力的将不同颜๨色的筹码摆成不同的形状。这张桌子已经引来了一些赌鬼的围观,一些开始跟着斯内普下注,一些有些不甘心的坚持自己的选择。“嘿,换我来玩一会儿吧。”lee耐不住无聊终于要求和斯内普换位。奇特的是在lee坐上位子后,小球再也没有滚到过她选中ณ的号码,一直在输钱๥。这让围观的赌鬼输了不少钱,让兴致不错的lee有些沮丧ç。有些输得多的赌鬼在旁边起哄,试图让斯内普再次下注。斯内普只是安静的看着面亲的筹码越来越矮,直到只剩下一开始兑换的那些筹码。lee终于停手了,满头大汗的荷官从口袋里掏出了手帕,狠狠的抹了把额头上亮晶晶的汗,他几乎怀疑ທ这两位是来砸场子的了。

lee把那ว些没有变过数目的筹码换回钱๥,正准备到เ哪去找个人去知会一声老板,就有个像经理一样的人请两ä人到เ楼上去。到楼上的贵宾室,一开门,看到เ一个黑头发的男人坐在桌前๩看监控,“亲爱的lee,你和你母亲长得一模一样,连那见鬼的赌运都继承了,当年她来拉斯ั维加斯的时候也带了一个像你身边那ว位年轻人的运气一样好的男人。我只能说你们母女俩的眼光都很好,似乎ๆ你更胜一筹。”桌边的男人抬头有好的对lee打了个招呼,然后仔细地将斯内普审视了一番,锐利的眼神让斯内普全身都紧张得僵硬起来,每块肌都紧绷起来,像蓄势待发将要一击致命的野兽。lee对两人的对峙并不感兴趣,只是好奇的打量着伊莲的情人,他可能ม也是混血,头发和眼珠都是黑色,穿着浅灰色的西装ณ,看不出是什么เ牌子,很像是裁缝手制ๆ的,西装ณ里并没有穿衬衫,里面是一件圆领ๆ的淡蓝ณ色t恤,这让他显得年轻,lee无法判ศ断这个男人的年龄,他看起来三十岁左右,但是又有四十多岁男人的成熟稳重的魅力,很奇特的感觉。“你还没有介绍你自己,我们没有办法称呼你。”lee把僵硬的斯内普和那个ฐ男人的眼神分开,坐到เ沙发上。“我叫唐don,可以直接叫我,我是伊莲交往最久的男人。”唐有些愉快,嘴角勾起,有一点点笑纹。“我们只是在伊莲的建议下来旅游,她让我们告诉你她过得很好。就是这样了。伊莲和以前๩一样漂亮,我个人觉得应该有人去绑住她,一直当交际花并不是个好主意。”lee还想多讲几句,原本安静的斯ั内普已经起身,干巴巴๒地对着唐说:“我们的话带到了,再见。”然后带着有些意犹未尽的lee下楼回酒店。

【他可能真的觉得不耐烦了吧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