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光小说网 > 这个女婿不好当 > 第十三章:你们得罪人了

第十三章:你们得罪人了

孟凡尘懂事起,就知道这房子建了之后,爸爸就分家了,曾祖母归爸妈抚养,爷爷奶奶跟亲叔一起住。固小时候孟凡尘跟弟弟,都是曾祖母抚养长大,爸妈一直在外打工,爷爷奶奶并不怎么管他们。

“其实这房子,在九几年的时候,很显眼的,当时整个村里,一百多户人就只有我们建了新房,都没……”孟凡尘哑然失笑的解释。

年轻人憋不憋屈,心里是否耿耿于怀,孟凡尘并不放心上,反正他却没把这事放心上,看电影时,全然把这事给抛之脑后了,看到高潮爆笑处时,忍不住发出轻笑声,身临其境般,整个人都沉浸在看电影的喜悦中。

陈年旧事,拿出来晒一晒,人生更添几分回忆的甜蜜。

“行,我知道了,我先打个电话跟领导汇报下。”

老一辈老掉牙,做儿女没能力,没这个条件给家人做一口假牙也就算了,可若是有这个能力,却舍不得这个钱,那可就真的说不过去了。

牙比金贵!

力所能及,自然不会推脱,可若是无能为力呢?硬着头皮答应吗?强人所难吗?

二老书读的不多,可理还是明白的,一家人活得健康就好,不要跟别人比来比去,那样太累了,一山比一山高,总有人比你更厉害,更富有,更有学识。

辜负了儿媳跟亲家的一番好意。

他没读过什么书,小学毕业就一直在厂里上班,可也知道如今年轻人的思想跟他们老一辈不一样了。

摇了摇头,脱下花了大价钱买的深蓝色条纹西装外套,解开勒的脖子难受的领带,孟凡尘摇摇晃晃走到了大厅沙发上坐下。

不用傅韵芊提醒,孟凡尘也知道出事故了,本地人都知道,这条坡路很容易出事,特别是在坡底s弯处,一些外来人从坡顶下来是,速度太快,拐弯打方向盘的时候,很容易侧翻坠田。

看坠落侧翻的方位,车头在前,这应该是下坡速度太快,猛打方向盘翻滚下去的。

“你打110报警,我下去救人。”

挂挡减速踩刹车,靠边停车,挂空挡拉手刹,孟凡尘立刻下车朝着坠车走去,跳下田耕里,看着把稻谷压坏了一大片的红色小轿车,他大喊道:“喂,听得到吗?你怎么样了?什么情况?受伤没?”

副驾驶上没人,但挡风玻璃已经裂开了,连车窗都碎裂了。

没看到人,可却隐隐间听到了微弱的呼救声。

来到车子前,孟凡尘俯身而下,单膝跪在田埂上,果然看到了有两个人在车里晕过去了,是两个女孩子,主驾驶上的安全气囊都弹出来了,可女孩子还是一脸的血迹,后座的女孩子,没有流血,可却被翻车摔晕了。

110接通,可傅韵芊却不知这里是哪里,她一脸着急看着孟凡尘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你赶紧查看一下百度地图,车里有两个女孩,我先把她们救出来,顺便叫一辆120来,有个女孩子额头流血了,不知道伤的重不重。”

车窗都裂开了,孟凡尘用手肘轻轻一击,玻璃就崩碎了,拉开车门,他解开主驾驶女孩的安全带,先把这个受伤的女孩先救出来。

血迹渗透蔓延到了雪白的衣领上,脸上都沾血了,不过幸好还有呼吸,孟凡尘把她抱出来后,便平躺放在田埂上。

紧接着,他去搬动后座的女孩。这个t恤牛仔裤的女孩,没系安全带,不过却没有受伤,孟凡尘一动她,她立刻就醒了过来。

眼睑微微蠕动,露出了一双恐惧惊慌的明眸,浑身发抖道:“救我,救我……疼……”

正想把她抱出来,女孩就喊疼,孟凡尘关切问道:“美女,放松,我抱你出来,你哪里受伤了?”

“我朋友呢?我朋友呢?她还活着吗?”胸口传来的巨疼,让她一下子从车祸中清醒过来,苏敏恐慌的双眼死劲往主驾驶上看去,看到上面没人后,心里不安。

“没事,她还活着。”孟凡尘轻轻的把她抱出来,走到田埂上,这时候苏敏看到了满脸是血的姚墨,吓得不轻,以为姚墨伤得很重,一脸的苍白无色。

打了电话,傅韵芊也从水泥路上跳下来,站在田埂上,俯身看着被放在地上昏迷不醒,看似受伤很重,满脸血迹的姚墨脸上,“醒醒醒……”

她有些着急的呼叫。

可姚墨就是醒不过来,但是呼吸却没有断。

“我叫孟凡尘,这是我老婆,傅韵芊,你们发生了什么事?怎么会坠翻在稻田里,幸好只是两米的高度……”放下苏敏后,孟凡尘才认真询问,打量着苏敏跟姚墨。

这两个女孩很漂亮,婀娜多姿,容貌出众。

不论从容貌还是身姿,又或者气质跟穿着打扮,都不像是普通家庭。

且,这时候他才注意到,这辆坠翻的红色轿车,是一辆宝马。

胸口上传来疼痛感,苏敏意识到,在坠翻的时候,自己的肋骨应该被压倒了,不是断了,就是裂开了。

巨疼,让她宛若割肉剔骨。

“你放心,我们已经报警了,很快就有警察跟120救护车过来的。”傅韵芊看到这两个女孩受伤,心里也着急。

幸好没有出现死亡,或者重伤,不然他们这一刻早就惊慌失措了。

“我叫苏敏,我朋友叫做姚墨,能帮我朋友止血吗?我怕她一直流血,会失血过多……”苏敏看着姚墨,眼里写满了深深的担忧。

这一次,她们差点死了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孟凡尘有些头疼,他车上可没有急救用品,不过看到姚墨额头上一直在淌血,也不知道哪里在流血,若是不止血,也有可能如苏敏所言,失血过多。

这条坡,他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可他却知道,从这里到镇上还有十公里距离左右,村路不好找,救护车跟警察没有半个小时,绝对赶不到这里。

“去车上拿矿泉水,我帮她包扎伤口。”

孟凡尘想了想,没有绷带,只能撕开身上的衣服,刚起身的傅韵芊,看到孟凡尘一言不发就脱下衣服,把衣服撕裂成一长条,也没说什么,翻身上了水泥路,从车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来,丢给了孟凡尘。

用矿泉水跟衣服长条细心擦了姚墨额头上的血迹,很快,孟凡尘就看到,姚墨伤到哪里了,为何一直在淌血。左额头被磕到了,应该是坠翻的时候跟方向盘磕到了,所以一直在淌血。

擦干净姚墨脸上的血迹后,孟凡尘小心翼翼的,把染血了的衣服布条,在姚墨头上伤口处绕了几圈给她包扎。

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包扎后,孟凡尘也不知道姚墨有没有脑震荡,或者脑出血,他不懂这个,只能静等救护车了,他抬头看向胸口疼的难受的苏敏,“现在能说说了吧?你们是怎么坠落的?这条路虽不大,可三米的宽度,要坠翻也不应该是在这个位置啊!”

坡底后,便是一个s弯,左右两侧都是农田,左侧的农田,只有两米深的距离,属于比较干裂的田地。

右边大概有十米的高度。

要是坠落在右边,苏敏、姚墨估计伤的就不是那么轻了,弄不好还会出人命。

而且,就算出事故,坠翻,也应该是s弯的右侧,下坡底后过s弯,是往右打方向盘,可她们却坠翻在左边。

“我们被人撞了,姚墨一急,方向盘就打左了。”苏敏一想起事故的发生,娇躯瑟瑟发抖。

“什么?被人撞了?”傅韵芊也吃惊不已,村道开车撞车,还是在坡底的s弯,这不会是想谋财害命吧?

“你们得罪人了?”孟凡尘也诧异不已。

“我们是外地人,来村里参加同学婚宴的,我们今天开车赶回岭南市……可谁想,后面的一辆奔驰,把我们给撞了。”苏敏一脸恐惧道。

劫后余生,心悸不已。

她感觉,撞她们车的奔驰,是故意的,并不是意外,有人想制造车祸事故杀害她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