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樱桃小嘴将肉棒包裹得太细腻了,苏慕白才刚挤进去,便后悔了。

“该死。”苏慕白极其艰难的抽送着肉棒,今晚原本只是一场试验而已๐,可他竟然被向晴给含得差点动了真格。

他的速度越来越快,向晴只觉得嘴都快要被插出火花来了,她被动的呜咽着,也不知道过了多久ื,苏慕白终于闷哼了一声,将精液都射在了她的嘴里。

苏慕白摸着向晴凌乱ກ的头发,动作居然有些轻柔,“乖๔,吃进去。”

向晴反而缩了一下肩膀,但还是乖乖๔照ั做了,她抬手抹了抹嘴角,伸出舌头将溢出来的精液ຂ都舔了个干净。

“苏先生,这个ฐ人选可以定下来是我了吧?”向晴小心翼翼的问道,但她抬眸的时候,瞥见苏慕白的肉棒竟然还硬挺着,丝毫没有要软下去的趋势。

“嗯。”苏慕白抓起边上的衣服朝向晴闷头丢了过来,心烦意乱,连语气也恢复了恶劣,“再看,我就操你下面那ว张嘴๨。”

向晴连忙扯过衣服将视线挡住,上衣被推到了胸上,就连短裙也๣泥泞不堪,她低头整理了好一会儿,才让自己不那ว么狼狈。此刻她脸上的表情有些无措,像个孩子般,站在原地,不知道该怎么往下处理。

苏慕白抬眸扫了她一眼,从皮夹中掏出一张银行卡,告诉向晴密码,“这里面是五十万,等你任务完成后,我会把剩ທ下的钱打到这张卡上。”

向晴拿到那张卡,手掌微微颤抖,一种不真实的感觉。

但苏慕白说完这句话之后,就不理会她了。他打了个电å话给外面的秘书๰,“进来。”

秘书小姐穿着紧身的职业套装,身材玲珑有致,白色衬衫纽扣开了四颗,露出里面的蕾丝内衣和白皙的乳沟,一步裙包裹着翘臀,踩着高跟鞋,在大理石地面上留下清脆ะ的声音。

“苏总,你叫我?”秘书小姐在越过向晴的时候,目光蔑๥视的扫了她一眼,但随即便捏着一把娇滴滴的声音走到เ了苏慕白的面前。

苏慕白的目光一沉,大掌锢着她的腰身一翻,将裙子推到臀上,内裤ไ往边上一拨,便不由分说的将肉棒插了进去,他的动作如同野兽般狠厉,挺着小腹不停抽插,坚硬的肉棒早ຉ就急不可耐,往最娇็嫩的花心顶弄。

没有任何的前戏,就这样被粗暴的对待,秘书小姐疼得叫出了声,越是吃痛,花穴越是紧ู缩,绞得肉棒差点寸步难行。